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馆长张君超、副馆长刘星、办公室主任
“为印度洋海啸灾区献爱心”捐款仪式
图书馆职工参加歌咏比赛
办公室
图书馆演讲比赛
研究辅导部
广大读者踊跃办理借阅证
爱岗敬业图书馆报刊部荣获2001年
采访编目部
迎接'96北京国际图联大会,"我爱
 
 
新疆图书馆>>图书馆概况>>重点馆藏>>正文
哈萨克医学巨著 — 《奇帕格尔巴彦》

作者:乌太波依达克•特烈吾哈布勒 (1388-?)   发布日期:2013-5-9
      
     
      哈萨克民族是一个跨境的游牧民族,分布在中国西部和中亚地区,中国的哈萨克民族主要分布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伊犁、塔城、阿勒泰等地。千百年的游牧生活,令哈萨克人积累了丰富的防病治病经验;经过世代医学家的不断努力,哈萨克人终于创造出了自己的民族医学,为本民族的生存和发展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哈萨克医药悠久的历史,可以上溯至西方医学之父、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公元前460~公元前373年)。希波克拉底曾在塞种部落中生活,吸收过塞种人的文明,塞种人也深受希波克拉底的影响。当时的塞种人,正是哈萨克人的族源之一,至今哈萨克民间医生还在纪念和顶礼希波克拉底。与其他崇信伊斯兰教的民族一样,哈萨克医学也曾受到过“点燃西方文艺复兴之灯”的阿拉伯医学家伊本•西拿(阿维森纳)(980~1037年)的《药典》的影响。此外,在医学理论上也曾受到《周易》的影响,在医疗技术上与其他民族医学包括汉族医学都有过广泛交流。
     《奇帕格尔巴彦》 

      14世纪末至15世纪初,哈萨克族出现了一位杰出的民间医生 - 乌太波依达克•特烈吾哈布勒(1388~?),他医术精湛,被哈萨克人奉为医圣。据记载,当朝哈萨克王阿兹贾尼别克特别器重这位神医,敕命他编写一部哈萨克医药志。乌太波依达克曾四处行医,收集了大量宝贵的民间医药资料,并亲自做药物实验;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写作,他终于在86岁时完成了这部伟大的医学巨著 - 《奇帕格尔巴彦》 (汉译:《医药志》 )。这部巨著凝聚了作者一生的心血,详尽阐述了哈萨克医学的理论观点、生理病理、诊疗技术等各方面内容,全面总结了哈萨克传统医药学的成就。书中记载有728种植物药、318种动物药和60种矿物药,共计1106种药物,并保存了4577首处方。不仅如此,这部巨著还涉及天文学、地理学、哲学、心理学、美学等诸多领域,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研究哈萨克文化的珍贵文献资料。乌太波依达克一生未婚,这部著作成为他的“子嗣”,经数百年流传至今。


   哈萨克医学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阿勒特吐格尔学说(六元学说)是其医药理论的核心。六元是自然属性,也是构成宇宙的物质基础,哈萨克医学以六元(天、地、明、暗、寒、热)学说解释宇宙现象,指导医药理论和医事活动,解释人体生理、解剖、病理、病因、诊断、治疗、药物的属性、疾病的预防和饮食原则。六元表现出的轮回、消长,促成了万物的萌发、生长和盛衰;六元的相互资生、相互转化和依存、相互克制导致物质及生命的起源、变化和转归;六元之间的对立关系构成人体温热、寒凉、松紧、软硬、动静、醒眠、吸收、排泄、干燥、稀湿十种物质平衡,平衡的失调是疾病产生的根本原因。
      哈萨克医学治疗疾病的方法丰富多彩。作为游牧民族,哈萨克人以肉奶为主要饮食,因而常应用这些食品进行食疗。如羊肉、马肉为大热大补之品,用以补虚、暖胃、壮阳;用肉汤煎阿勒泰瑞香治疗风湿、咳嗽、感冒;煎一枝蒿治疗腹胀、消化不良。奶制品有驼奶、牛奶、马奶、山羊奶、绵羊奶;驼奶性微热,其他奶性平;奶有滋补、安神、养阴、解毒作用,可用于百病之后恢复期的身体虚弱,解百毒;在骆驼奶中加入适量马钱子发酵治疗腰腿酸软、壮阳和治疗虚软病;酸奶营养价值很高,具有镇静安神之功,可治失眠多梦,并可稀释血液,改善血液循环,降低血压和血黏度;山羊奶加野山葱煎饭服治疗肺病、咳血和虚损,用丁香、黑花椒等和奶同煎,制成丁香奶茶,暖腰益胃,通气。
 
       此外还有许多内病外治的方法。比如在民间广泛使用的“布拉吾”,是药浴、皮浴(特日布拉吾)、骨浴(哈克达勒哥)、草袋浴(哈布塔勒哥)的总称,通过外洗、熏蒸、烤等方法,使药物通过皮肤吸收以起到治疗的作用。此外还有泥疗、盐浴等。
哈萨克医学的正骨也极有特色。如对畸形愈合的骨伤,他们采用自制的马油膏,促使骨痂软化,然后重新复位。
 
   哈萨克医学还有自己的放血疗法,可以治疗高血压、高黏血症、局部血液循环障碍、不明原因的疼痛等多种病症。放血疗法能祛瘀生新、活血化瘀、通络止痛,分为动脉放血、静脉放血、拔罐放血等,部位可在痛点、额头、舌下、鼻尖等处。
    哈萨克医学也特别重视疾病预防。如隔离传染病患者,焚烧或掩埋患者衣物、用具,搬离传染源地、3年内禁住;用草药藤芦煎汁洗衣服去虱;在饮用水中放银币或其他银制品消毒;用侧柏叶、木香烟熏房进行空气消毒等。在《奇帕格尔巴彦》中还有关于牛痘接种预防天花的记载,远早于西方。
      哈萨克医学流传的单方、复方等有数百种。其常用药物达300余种,包括植物药、动物药和矿物药,药材绝大多数采自阿尔泰山。近年来的调查发现,不少植物是阿勒泰所特有的,如阿力红、阿尔泰瑞香、鹿草、猪牙参、大花青兰、阿尔泰银莲花、阿尔泰金莲花等,十分珍贵。
    从古至今,哈萨克人始终如一地珍视着自己的民族医学,精心守护着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不是每一个民族都曾有过自己的医学,不是每一个民族的医学都能绵延至今,哈萨克医学作为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医学,直到今天仍然在为哈萨克人服务,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1985年,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医院成立;1992年,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哈医药学会成立;1993年,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药研究委员会成立;2008年,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药研究所成立;虽然还很年轻,但他们发展的步伐十分矫健。
      哈萨克古代医学名著 《医药志》 记载了药用植物728种,动物318种,矿物60种,共计1106种药物,记载有4577张处方,其中牛痘接种天花的记载,较1796年英国初次发现牛痘疫苗早350年。书中还包括了天文地理、历史哲学、心理学、美学等各学科,为哈萨克医药理论奠定了基础。作者乌太波依达克•特烈吾哈布勒(1388~?)是一位民间医生,尝尽百草历尽艰辛著此巨著。1994年,乌太波依达克第32代嫡孙贡献此书稿,由新疆科技卫生出版社首次印刷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