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眼中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籍修复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作者:未知  发布日期:2013-7-3

                   我的国图师傅——杜伟生
   
我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图书馆的员工,有幸参加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组织的新疆少数民族科技骨干人才特殊培养计划,来国家图书馆学习古籍修复一年。新疆的古籍修复工作起步较晚,来国图之前,我对古籍修复工作是只闻其名,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所以对自己能否很好地掌握这方面的知识有点信心不足。
   

    国家图书馆、国家古籍保护中心领导很重视新疆地区的古籍保护工作,他们给我安排了国内顶尖的修复师傅、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籍修复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杜伟生老师,让他亲自带我,为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和交流平台。杜老师1974年就进入国图,长期从事古籍修复事业,已有近40 年的丰富经验了。他曾亲历了《敦煌遗书》、《永乐大典》、西夏文献等大部头古籍的修复工程,也见证了这一工作从传统的“望闻问切”到借助科技手段的变化。他的《中国古籍修复与装裱技术图解》一书,让我受益匪浅。杜老师还曾赴英国国家图书馆和法国国家图书馆帮助修复敦煌残品。该项目期间,他结合国内修复情况,改进了传统技术,制定出一套符合现代图书保护理论的修复原则和操作简便、节省经费、修复质量较好的敦煌遗书修复方案。杜老师还参与修复了国图馆藏的敦煌遗书。这些修复工作的质量得到了领导和古籍专家的一致好评。为推进传统手工修复古书的方式,解决古书修复旧纸来源枯竭的问题,他与人合作提出制作“纸浆补书机”的设计思路,并主持制作了纸浆补书机样机,获得成功。该项目于1998 年通过文化部科技司鉴定,获得文化部颁发的“ 科学进步奖”。他在古籍修复领域不断探索,于2001 年主持完成了《古籍修复技术规范与质量标准》的制定,该标准于2008 年被定为国家标准。数年的工作实践和刻苦钻研使得他在这一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但面对荣誉,他从来都淡然处之。
    而对于我这样一位新人,他非常耐心,鼓励引导,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将修复技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说到古籍修复的重要性,他这样告诉我:“古籍修复人员就是这些古书的医生。医生看病要有治疗方案,古籍修复也是如此,修复前要先诊断,有针对性地制定修复方案。拿到一册古籍,我们要先看它是什么年代的、什么版本的、使用的是什么型的纸张,它的装帧形式和特点是怎样的。”杜老师还反复对我说:“修复古籍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不能操之过急,要慢慢来。干我们这行,三分技术,七分经验,必须进行长年累月的学习和反复实践练习,才能掌握其门道。”跟随杜老师学习的一年中,我对古籍修复工作有了深入的了解。在他的引导下,我逐步坚定了学好古籍修复的决心。
    杜老师不仅在工作中帮助、指导我,在生活中也像慈父一般关心我。我是维吾尔族,刚来北京时,因为生活环境的变化,我很不适应,有段时间身体也不太好。杜老师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帮我查询了多家医院的相关信息。我对北京和国家图书馆了解不多,杜老师在工作之余,经常向我介绍相关知识,使我对首都和国图有了更立体的认识。
    在杜老师的指导下,我在国图的学习生活非常充实。这段经历增强了我今后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图书馆开展古籍修复工作的信心。“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通过在国图的实践,我基本掌握了中国传统古籍和欧式精装古籍的装订技术和方法。如今,我已回到新疆,将从国图带回的古籍修复技艺运用到新疆的古籍修复工作中,用我的双手生动地诠释着国图人的文化援疆。与此同时,我的修复理论也有了很大提高,我的第一本书——和国图一位同仁合作编译的汉文、维文双语古籍修复用语手册即将面世。
    近日,欣闻“国家级古籍修复技艺传习中心”揭牌、国图八位年轻的修复馆员正式拜杜伟生老师为师的好消息,我非常激动。我相信,在国图的大力支持下,在杜老师这样有着精湛修复技艺和相关理论知识的修复师傅的带领下,更多的古籍将会得到新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图书馆副研究馆员米娜娃尔·阿不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