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赔偿及罚款制度
读者借书规则
读者阅览守则
少儿国学班乱象调查

作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图书馆少儿馆  发布日期:2014-11-3
  在“半部论语治天下”的古训下,越来越多的父母愿意把孩子送进国学班“镀金”。

  9岁的童童(化名)被送到一家国学馆进行封闭式教育,三个月后,母亲张梅再见她时,却是一身伤痕。原来,童童在学习期间被国学班老师张红霞用木棍、锤子打,用针扎进指甲,甚至逼她吃手纸。2014年7月4日,张红霞因故意伤害罪被北京市顺义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事实上,童童的遭遇不是偶然。近几年,社会上掀起了愈演愈烈的国学热,少儿国学班招生广告几乎随处可见。在“半部论语治天下”的古训下,越来越多的父母愿意把孩子送进国学班“镀金”。但鱼龙混杂的国学班市场,除了国学的氛围,还充斥着虐待、体罚,和浓厚的商业气息。

  《方圆》记者走访了多家少儿国学班,试图揭开少儿国学班培训市场的乱象。

  “国学”成噱头?

  一群年龄大约在6岁到10岁之间的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更衣室,换上汉服,摇身一变,“穿越”成为汉代小儿郎。老师为孩子们讲授国学知识,教孩子们正衣冠、拜孔子、诵国韵、学习茶道、学写“德”字。这是国学班上常见的一幕。

  记者到访过的几家国学班,大都装饰得古色古香,能感受到一种儒文化气息——孔子画像、“启蒙养正”的牌匾、摆满经典读物的书架等等。

  国学学什么?《三字经》、《弟子规》、《论语》、《孟子》等中国传统经典名著是几乎所有国学馆的必修课。国学馆大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如有的国学馆编制了“《弟子规》操”,每天早操,孩子们就一边朗诵“弟子规,圣人训”,一边跳舞。

  除了以上经典书籍,朗诵《咏鹅》、《静夜思》、《春晓》等朗朗上口的古诗,学习《孔融让梨》、《木兰从军》、《精忠报国》等经典的中国传统历史故事,也是国学学习的一方面。

  除了学习传统经典之外,国学班还会开设各种不同的课程:例如传统礼节、水墨动画、国艺鉴赏、书法练习等课程,在每个传统的节气到来时,有的国学班会组织小朋友们参加不同的活动:如端午节到来时,通过组织孩子们品尝粽子,制作香包等特有的民俗活动,让他们体验传统节日独有的韵味。

  正是这些形式多样又带有浓厚历史文化特色的教学内容,吸引了众多的家长。有些国学馆则为了吸引学生,更是搞出各种花样,比如,倡导节俭,粗茶淡饭,甚至要求学生吃素戒荤。北京一名家长告诉记者,他将孩子送入一家吃素戒荤的国学馆一段时间后,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被告知孩子营养不良。

  “古代私塾里的孩子可以吃素戒荤,粗茶淡饭,但并不表示现在的环境下,孩子们也适合那样一套教学方式。”北京陈岳琴律师事务所主任、六艺国学馆馆长陈岳琴认为,办国学班的人都应该先研究下中国的私塾文化,不能随便拎出哪一种教学方式,搞噱头炒作,否则会害了孩子。“古代私塾中,孩子除了念经,还会被安排到田里耕作,吸收大自然的能量,现在的自然环境不如以前,又让孩子一整天念经,适得其反,这也不是国学的目的。”

  目前,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有些类似穿长袍、拜孔子、崇尚素食等形式主义,不过是有的办学者拿国学“说事儿”,搞噱头,目的是收取高额学费。

  国学班一年的收费堪比大学学费。比如,乌鲁木齐一家幼儿国学班的老师,主要收3至7岁的孩子,一年上课48次,每次上课三小时,全年收费8400元。记者调查了解到,北京少儿国学班一年的学费大约都在1万元左右。

  过火的“惩戒权”

  也有媒体曾报道过“国学班”的孩子被打情况。2013年10月,家住北京市亦庄的肖女士每月花费6000元,将儿子乐乐送进朝阳区“海印蒙学”国学私塾学习传统文化。三个月后,肖女士把乐乐接回家后发现,乐乐腰部有伤痕,孩子称是先生让两个大孩子管教他时弄伤的。乐乐还告诉妈妈,先生让他趴在床上,用戒尺打屁股,如果敢喊疼,就专门打伤口,会更疼。

  《方圆》记者调查发现,在少儿国学班里,体罚现象较为明显。

  一名家长告诉记者,他的孩子从国学班回来告诉他,上课时国学老师对另一个学生进行打骂。后来了解到该名被打骂的学生其实智力上是存在先天缺陷的。对于打骂,该老师的解释是“当时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理。”

  虽然有句俗话说“不打不成器”,但到底老师能不能打孩子呢?一位从事国学教育的老师告诉记者,中国古代棍棒教育思想由来已久,从文字起源可窥见一二。教育的“教”在甲骨文中的解释是:右边是一只手拿了一条教鞭,左下方是个“子”,子上的两个叉是被教鞭抽打的印记。

  在古代私塾,如果学生背不出书,教书先生就会用戒尺打手心来惩罚学生。该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解释说,实际上,打手心打的是劳宫穴,有按摩穴位的作用,帮助提高学生的记忆力。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有中医认为,劳宫穴属于心包经,刺激劳宫穴通过经脉的传导,会增强心脏的泵血功能,有利于往大脑多输送氧气和营养物质,从而有利于人的记忆。

  “从童童的严重伤情可以看出张红霞不懂国学文化,更不懂国学的棍棒教育思想。”陈岳琴告诉《方圆》记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28条规定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有“对教育者进行学籍管理,实施奖励或处分”的权力,但是教师不能过度使用惩戒权,否则容易造成学生身体和心灵上的伤害。现在很多国学班老师已经滥用惩戒权。

  “事实上,教师如何使用惩戒权法律并无作出详细的规定。对于教师来说,就算了解惩戒权的具体条例规定,也很难针对学生的不同心理素质适度使用惩戒权。”

  “惩戒权是国外的一个法律名词,在我国,则只是一种习惯说法。”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曲新久接受《方圆》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没有任何法律赋予老师有责罚、处罚学生身体的权利,只有批评教育的权利。“对学生的身体责罚也不符合教育法的精神。有的学生注意力不集中,老师轻轻敲打后脑勺,这种提示性的惩罚是可以的,但不能打后背、脑袋等身体部位,除了过激身体触碰不允许外,侮辱人格也不行。”

  陈岳琴分析说,造成惩戒权滥用的原因很多,有来自家长的问题,也与国学老师的素质有关。“有的家长花钱送孩子参加国学班,希望看到孩子的明显进步,急于看成果,家长的这种功利心态很容易促使老师对孩子进行一种拔苗助长的教育,那就可能会出现过度使用惩戒权来督促孩子学习。另一方面,老师个人的素养不够,也可能出现惩戒过度现象,甚或故意伤害而触犯刑法。”

  “作坊式”教育模式

  网上搜索“国学班”,仅北京市范围内在网络公开的“私塾”、“学堂”、“国学夏令营”等就有3000余条信息,一些国学班还将招生广告搬上了58同城等网站的招聘频道。在这其中有一些长期从事国学教育的私塾和学堂,也有一些带着“国学课”的特色培训机构,当然也不乏像张红霞一样只招收几人的“私人班”。

  《方圆》记者发现,除了少数几个大型教育机构里开办的国学班,一般的国学班办学地点大都比较隐蔽,如家庭“作坊式”的存在。比如在偏僻村庄,小区个人住所等,进行封闭式管理教育。

  张红霞的“女德国学班”租住在北京市顺义区木林镇业兴庄的一条小胡同里,小院结构简单,只有几间平房,学生也只有3名。据业兴庄村委会工作人员雒先生介绍:“张红霞通过市里的一个朋友介绍,在我们村租的房子,但没有备案。平时张红霞租的大院没有挂女德国学班等学校之类的牌子,而且经常锁门谁也进不去,就连电工去修电线都进不去她家。”附近的居民大多以为只有她一个人居住。张红霞将国学班开在如此隐蔽的地方,要求家长半年才可探望一次,进行封闭式管理教学。

  “国学主要是靠自学为主,孩子被圈在没有家长接触的环境下,以封闭式管理教育,如果国学班没有规范管理,很容易出现问题。”陈岳琴说。

  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在网上被称为“国学村”。村民称,最多时候,村里共有10多家孔子学校、私塾,都是以租用农民四合院或者村里别墅开办的。村民反映,这些国学班的开办情况不一,招收的孩子也多在10岁左右,基本上没有成年人。老师还会带着孩子打太极拳。

  香堂村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顺义国学馆虐童事件发生后,村委会已经加强了对村里的所谓学校的检查力度,几乎每天都在清查,所有没有手续的国学馆一律停办。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没有资质的国学馆仍旧大门敞开,里面的器具用物,明明像是“营业中”。

  “我们提供的国学学习,更像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所以实行的也是家庭作坊式教育模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学班老师齐先生告诉记者,他自己开设了一所国学馆。最初只是想为孩子学习提供一个好的环境,后来慢慢的有一些家长将孩子送来。“国学本来应该是家长教给孩子的,但他们能力有限不能完成这部分家庭教育,便送来我这儿。”

  大都无办学许可

  “除了一些大型教育培训机构,一般的国学馆都没有资质。”从事国学教育已经7年的齐先生向《方圆》记者透露,正规的教育培训机构不仅要有工商营业执照,还得获得教育局的社会办学行政许可。“获得教育局的办学许可的要求很高,比如,要具有能够满足教学需要的相对稳定的办学场地和教学用房,校舍面积不低于500平米,其中教学面积不少于80%;房屋产权清楚,租用期或使用期限不低于3年,适合办学,无安全隐患;不得使用居民住宅、地下室作为办学场所;教室和办公室应设在一处等等。”目前,齐先生的国学馆虽有工商注册的公司资质,但同样没有教育部门的行政许可。

  2006年11月28日,国家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在答记者问时曾表示,根据新近修订的义务教育法规定,非义务教育以外例如私塾的各类学校,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申报有关部门,有关部门批准也可以办。

  但现实中的做法并不统一。例如面对广东林林总总的收费国学班,广州市教育局有关人士曾对媒体如此答复:像孟母堂国学馆这类私塾,属课外兴趣班、培训班的性质。只要不涉及学历鉴定,就无须经教育部门备案审批。

  陈岳琴也认为,只要国学班是诚实办学,政府部门的过多干预可能阻碍国学的传承和发展。但如今,在政府监管缺失的情况下,办学行为中鱼龙混杂现象严重。

  《方圆》记者了解到,许多办培训班的老师租间教室,交点租金便开始上课,至于老师的资质如何、水平是否过关,却无人过问,教学质量难以保证,学生们能否学到知识更不得而知。还有些人性格内向古怪,本身融入不了社会,自己喜欢国学就开始筹备国学培训班。国学教育在阴暗、封闭的环境下发展出来,势必会发生一些悲剧。

  业内人士透露,一些国学班为了节省经费,甚至会招收一些义工当老师,给这些义工提供免费的食宿。在网上搜索国学义工,可以看到五花八门的招聘义工信息,对义工基本没有什么要求,网上称凡有志于弘扬祖国传统文化之有识之士不限学历均可报名。“来参加国学班的义工大多没有国学积累,文化学历初中、高中都有。这些有点国学爱好的义工大多是处于失业阶段,冲着提供免费食宿来的。”该知情人士透露说。

  除了各种国学招生信息以外,开国学班也可以加盟,只要有办公地点,想要加入有点名气的连锁国学班也并非难事。

  《方圆》记者暗访了一家名为小夫子的国学馆,工作人员孙先生介绍,如果想加盟其公司,需要加盟者自行到工商部门办理营业执照,然后公司会提供教师的培训工作,至于教师的招聘公司也会帮忙在网上招聘,而所聘用的老师不一定非要有教师资格证,“主要看国学水平”。

  陈岳琴认为,当国学成为谋取利益的噱头时,国学本身就失去了教育的意义。

  (原标题:少儿国学班乱象调查)